【靖苏】真心话大冒险(新修版)

清杯酒:

虽然拿旧文充数不是那么的道德,可我确实有好好修哒,跟原来的还是不太一样滴~


么么哒,爱你们~~~


——————————————————————————————


真心话大冒险


接连飘落几场春雨,金陵城总算迎来几日艳阳天。气温攀升得迅速,有性急之人已褪下外袍,换上了夏日凉衫。


这是花开最好的时节。


萧景琰恰好这几日无事,便邀了梅长苏去城郊赏花。


黎纲接到邀帖的时候着实吃了一惊,试探着从前来递帖的列战英处套话,得到的回应是就是单纯去赏花。


黎纲虽心下存疑却仍立即将邀帖呈给了自家宗主,免不了一阵絮絮叨叨,立在梅长苏旁的甄平暗自腹诽宗主一定比你想得周到,出口堵住了这般话痨,“宗主可要赴约?”


梅长苏迎上两个下属担忧的目光,语带调侃:“你们怎么这般敏感,不就是去赏个花嘛,靖王殿下还能把我吃了?”


那可没准,甄平不发一语,心思却活络得多,况且您心里绝对不会相信靖王就是想邀您赏花。


然而黎纲就没那般管得住嘴,小声嘟囔道,“无缘无故突然约您,谁知道有何居心。”


梅长苏耳力极佳,自是听到了,于是黎纲收获了自家宗主半含笑半嗔怪的一瞪。


“这我就要替靖王殿下鸣不平了,明明是好心,哪知却遭了如此猜度。”话虽若此,梅长苏复又收了笑意,轻轻一叹,“这确不像景琰的作风,他一向对花花草草不怎么有兴趣,还是因为林殊喜欢梅花才在靖王府种下许多红梅,今次却邀梅长苏这等阴诡谋士共同赏花。”


“宗主!”听到梅长苏自怨自艾,黎纲和甄平都不大爽快。


“我只是顺口就这么说了,又不是真的这样想。”梅长苏笑着安慰道。不过大家心里都清楚,十三年了,这个人始终不肯完完全全接受现在的自己。


解铃还须系铃人。


可是让梅长苏自己顿悟做那个解铃人暂时不太可行,黎纲和甄平有时也会想要是有个能让宗主听得进去话的旧人来推一把也是好的。


 


就算是萧景琰本人,也无法拍着胸脯保证自己就是单纯想邀梅长苏赏花。


他确实存了别的心思。


这一年多来的相处,已让萧景琰清楚地认识到梅长苏并非像自己当初所想的那样心思狠毒不择手段。


诚然,他的手腕很厉害,也确实凭一己之力搅弄风云,然而他对付的都是罪有应得之人,纵使有伤害,有利用,他亦会竭尽所能弥补。这一点,普通的谋士可做不到。他能清晰地识辨各类纯臣,了解每个人的所长。这一点,普通的谋士不关心。他有国士之识,怀国士之心。这一点,普通的谋士无此格局。


听多了梅长苏的狠绝之语,萧景琰逐渐发觉了他声音里满满的自嘲,和极力维持无波的眼底里掩藏的哀痛。别有图谋者多装成一副和善的伪面孔,梅长苏偏偏反其道而行之。萧景琰不得不怀疑梅长苏是故意做给他萧景琰看,至于为什么,起初他以为是为激怒,可细想之后又觉得激怒自己对那人也是无益,那就还有一个可能,为了疏远。


然而梅长苏越要在自己和萧景琰之间划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萧景琰越想跨过这段隔阂,于是他努力透过梅长苏的伪装窥探内里。梅长苏通常时候是霁月清风,满腹经纶的翩翩公子,但偶尔也会做些孩子气的举动,添了几分可爱。萧景琰遥遥望着他,心里一阵欢喜。


可接下来却是叹息,如此人物却只能活在诡谲的暗影中,怕是他自己才是最厌恶自己的那个人,厌恶到不惜用最恶毒的言语折辱。


这一点,无意间在晏大夫那里得到了证实。


“他的病主要是心病,心结不消,再好的药也救不了!”


即便知晓了症结所在,萧景琰也不知该如何去做,只能尽力在他面前表现得像一个友人。直到有一天,梅长苏似是倦极靠在软椅上就睡了过去,萧景琰看着他,忽然就心生一股将人拥入怀中的冲动。


原来自己存的是这种心思。


这样也好,如果靖王萧景琰能全心呵护梅长苏,或许梅长苏自己也更能接受自己。


萧景琰看着摆在亭中石桌上的那一方棋盘。


他终于也做了一回设局者,只为引心上之人入局。


“殿下,苏先生到了。”列战英唤回了他的神思。


“靖王殿下。”梅长苏一如既往恭敬地行了一礼。


“苏先生不必多礼,今日本就是为赏花闲谈,就当是友人之间的一次郊游吧。”萧景琰扶住那人的手臂,感受到梅长苏尝试着挣了一挣,终究还是放弃了。他不想过早将自己的心思暴露得太明显,于是收回了手,背着梅长苏对列战英使了个眼色。


“属下就不打扰殿下和苏先生的兴致了,告退。”列战英当下了然。


黎纲和甄平不安地对视了一眼,也退了下去。


“飞流,”梅长苏摸摸少年的头,挂着宠溺的笑,“这地方大得很,自己去玩儿吧。”


少年看了看梅长苏,又看了看萧景琰,见两人都是默许的神色,便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嗯了一声就不见了踪影。


唯余二人面面相觑。


“苏先生请坐。”萧景琰示意梅长苏坐在亭中的石凳上,凳上事先铺好了软绵绵的兽毛垫,既隔绝了凉气,又增添了舒适感。


梅长苏进到这园子里的时候就觉得有些怪异,这地方没有其他的游客,倒像是萧景琰专门为他开辟出来的。不过想来他二人也确实不该被人撞到有私交,或许是因那人有这番思量多做了些准备也未可知。园内百花争奇斗艳,可梅长苏无心欣赏,他被亭中石桌上赫然摆放的棋盘牢牢吸住了目光。梅长苏心下一凛,江左盟宗主虽善博弈,却不精于最基本的对弈,萧景琰是知晓林殊不善棋局的,此举难道是为试探身份?


然而既已来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以自己的应变能力,搪塞过去应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于是他顺了萧景琰的意,两人分坐于棋盘两侧。


可惜他猜错了萧景琰的目的。


“景琰与先生相识已久,深知先生运筹帷幄的本事,故而一直想找机会向先生讨教棋艺。今日正好无事,不知先生可否满足此愿?”萧景琰开口,语气甚是平常。


“恐怕要让殿下失望了,琴棋书画,苏某唯独对棋一窍不通,同我下棋的人,常常被我的棋艺气得跳脚呢。”梅长苏倒是带着不同往日的笑意。


“无妨。本王亦不精棋艺,未必有那个资格嫌先生。再说,两个不懂之人过招,兴许会别有妙趣。”


萧景琰说得不假,少时的林殊和萧景琰都是不会下棋的人,偏偏还喜欢拉人陪练,可着实令人头疼。后来还是萧景禹提议让他们两个臭棋篓子彼此解决,结果那场面真叫一个不忍直视,不是这个悔棋了,就是那个趁人不注意多走几子,就这样还大战好几个时辰不分胜负,因为都烂得不可救药。


梅长苏被这句话勾起了好奇心,想瞧瞧萧景琰的棋艺是否还同他自己一般惊天地泣鬼神,头脑一热,竟是应了。


没想到萧景琰又提出一个要求,“单是对弈也没甚么趣味,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先生可知何为真心话大冒险?”


“真心话大冒险?”梅长苏不解地重复道。他和萧景琰玩玩闹闹十来年,倒从未听说过这么一项娱乐活动


“顾名思义,就是输的人要在“真心话”和“大冒险”中选择一项作为惩罚。真心话自然是被问及内心的真情实意,大冒险就是要满足胜方提的一个要求。先说好了,今日不涉朝堂。”萧景琰简言解释道。这还是他去东海的时候看见一群孩子在嬉闹,煞是开心,心下好奇便去问他们在玩什么,于是习得了这种新的玩法。他本想等林殊从梅岭回来两人玩上一遭,咳,才不是为探听林殊的秘密,可惜等他回朝,却已是天翻地覆。


“那要如何得知对方说的就是真心话?”这耿直的水牛啊,我不说实话,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呢?


“确实无法验证,不过本身赌得就是一个‘诚’字,莫非先生竟这般抗拒坦诚,连个游戏也不肯接招?”萧景琰的灼灼目光直探进梅长苏心底。


“怎么会,”梅长苏赶忙移开视线,“苏某自当奉陪。”


一局厮杀,至于战况嘛,虽难用言语描述,总之是梅长苏胜了。


梅长苏竭力压住微微翘起的嘴角,即便他并无把握说萧景琰不是在故意让他,赢棋总归是件令人心情愉悦的事。


“真心话。”萧景琰毫不犹豫。


问个什么好呢?


“请问殿下为何要玩这个游戏?”梅长苏心里蠢蠢欲动,却也恪守着不去问太过于私人的问题,只得问一个他现下最关心的,也是最能让他迅速知晓当下处境的问题。


“只不过想寻个机会促进你我二人相互了解罢了。”


合情合理,亦不合情理。


“先生似乎不满意我的回答?”看梅长苏有些许愣神,萧景琰问道。


“没有。殿下是主君,苏某是谋士,主君与谋士之间本就该有所保留。”梅长苏恭谨答道。


萧景琰听了这话,不禁皱起眉,“都说了今日你我二人以友人身份相处,若是先生总是记不住,那么便称呼我为景琰,我也唤先生长苏好了。”


梅长苏听了友人一词既触动又困惑,这是说给梅长苏听的,还是林殊?


“苏某记着便是了,至于称呼,不过就是一个代号,讲究得是个习惯,也不用刻意去改,殿下说呢?”不是他不想称那人为景琰,只是这一朝出口,他怕自己控制不住露了破绽。


“随先生。”萧景琰也没计较。


第二局,萧景琰一子险胜。


梅长苏犹豫了一番,才小心选择,“真心话吧。”


萧景琰看到梅长苏薄唇微抿犹豫不决的样子倒觉得有几分可爱。他猜得不错,苏先生果然是有不能对自己宣之于口的秘密的。


“先生可有心悦之人?”


毫无意外的,梅长苏听到如此直白的问题,薄唇微启,眼也比平时瞪圆了几分。


“我....”梅长苏下意识地攥紧了衣袖,随即又惊觉自己无需这般慌乱,只是问有没有喜欢的人,又没问是谁。


“有。”他定下心神,肯定道。


还好萧景琰只是点点头并未追问。


第三局又是梅长苏胜了。


萧景琰依然爽快,“真心话。”


“那苏某也问殿下是否有倾心之人?”梅长苏确也好奇,既然靖王问到这个份上,自己问他也没什么问题吧。


萧景琰没有保留,“有。那人聪明张扬,耀眼无双,虽然有的时候也会欺负我,可却没人比他更懂我。我们从小形影不离,可以说有了他,我之前的生命才是完整的。”


梅长苏自然知道萧景琰说的是林殊,他并不惊诧萧景琰对林殊起了别样的心思,毕竟那时的自己也是一样,只不过两人都没有相互承认过罢了。没想到竟是在此情此景,他等到了一直期盼的话,可惜啊...


还没等梅长苏感慨完,萧景琰复又道:“这些年我一直以为已成死灰的心不会复燃,可又有那么一个人,最开始我误以为他是阴险狡诈之辈,三番五次恶语相向。然而他始终一片丹心对我,在相处之中,我愈发能捕捉到他藏于内里的赤子之心,即便他自己都不肯承认。但那颗心,那份才情,那种风度,却是真真切切吸引着我。”


“咳...殿下没必要说得这么详细...”梅长苏低头不去看萧景琰炽热的眼神,他一开始没料到还有后文,没反应过来之时萧景琰已将款款深情一并倒出。他不知所措,只得掩饰成不感兴趣的样子来打断。


虽然被梅长苏打断,萧景琰也没有露出失望的神色,因为——苏先生,你红透的耳根已经暴露一切了。


梅长苏本以为萧景琰不会善罢甘休,岂知他真的住了口,等了一会也不见下文,心里更是没来由地慌乱,这难道是笃定了什么?


麒麟才子自觉这是他十来年来最手足无措的时刻。


然而游戏还在继续。


梅长苏心神不宁,毫无意外地输了。


“大...大冒险吧。”梅长苏唯恐萧景琰深究刚刚的问题,换了一种选法。


萧景琰却挂上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这园中春意盎然,不妨请先生折一枝花,送给刚才那位中意之人。”


这要求着实巧妙,变着法儿问真心话。


“若是苏某的意中人在千里之外呢?”梅长苏问道。


“那也无妨,先生可先折一枝花交与飞流,由他代为保管,就当是完成了这要求。”


话到如此,梅长苏也逃不掉,只得摘下一株桃花,却终是没有唤飞流来,而是直接扔进了萧景琰的怀里。


“不用这么麻烦了,殿下代为保管就好。”梅长苏低声道,声音里竟难得带着几分委屈与羞赧,这下不只耳根,连脸颊都泛上了绯红。


萧景琰低低笑着,“先生何必这般不好意思,本王已经表明心迹,自当不会不给先生面子。”


梅长苏自以为气势汹汹地送了萧景琰一个白眼,却让萧景琰笑得更欢了。


第五局梅长苏全神贯注不想再让萧景琰得逞,谁知不仅输了,还输得很惨。


好你个大水牛,竟然学会设局耍我了!不过谁想到你的棋艺会进步这么多,


梅长苏气得不轻,可也不知如何发泄,于是没好气地甩了一句,“大冒险。”


炸毛的苏先生果然可爱。


萧景琰心花怒放地站起身,缓缓走到梅长苏身后,然后双臂一展圈住了梅长苏,凑到他耳边低语,“既然我们彼此有情,我请先生与我共度良宵可好?”


共度…良宵?梅长苏不知道萧景琰想的和自己以为的是不是一个意思,他本想严词拒绝,可看到萧景琰一双满含期待的,澄澈的鹿眼,又犹豫了。


“殿下此言何意?”他僵着身子问。


“这园子深处有座别院,很适合对月而坐,品酒吟诗,先生难道不想在这良辰美景中多逍遥一刻?”话毕,萧景琰直起身子后退一步,拉开自己与梅长苏的距离。


梅长苏如释重负,果然是自己想多了,“自然是想的,这要求苏某应了。”然看到萧景琰似笑非笑,他忍不住刺了一句,“殿下真是好手段,万事俱备,就欠苏某自投罗网了。”


“就允许先生算计我心,不允许我使个小小计策么?也只有这般才能听到先生的真心话。”萧景琰也不恼,坦言承认。


梅长苏想张口反驳一句“我什么时候算计过你的心?”,然而转念一想,自己在他面前的言行举止不就是看准了萧景琰对翻案的决心和对谋士的厌恶,一步一步引导着他往自己希望的方向走。只是不知为何,一向善于把握人心的自己却在萧景琰那里一败涂地,令他生了不该有的情愫。


或许表象再怎么变,也不可能悉数消磨掉骨子里的痕迹。命运牵了一条线,将他二人紧紧连在一起,所以梅长苏无法拒绝萧景琰,所以兜兜转转,萧景琰还是动了情。


萧景琰见梅长苏不回话,便率先向前院走去,梅长苏自是跟上。黎纲,甄平还有列战英都侯在那里,三人神色各异,见他俩过来,纷纷迎上去,“殿下,宗主/苏先生。”


“你们两个先回去吧,此处景致甚得我心,今夜就留宿一晚。跟宅子里的人说一声,让他们别担心。有飞流在这里陪我,没问题的。”梅长苏吩咐甄平和黎纲。


“宗主,若您在外面受了寒,晏大夫定会生气的,您也知道他的脾气。”黎纲不太清楚自家宗主是否真想留在此处,便打出晏大夫的名头。


 “就一个晚上,总在屋子里也会闷出病的。” 一想到晏大夫的苦药,梅长苏条件反射地缩了一下脖子。


萧景琰当然注意到了这点,原来大名鼎鼎的梅宗主怕大夫,他越发觉得梅长苏应是个很有趣的人。


黎纲和甄平感到讶异,照理说宗主应是尽量避免跟靖王独处的,这是唱的哪一出?


“不如黎纲先回去,我留下,明早宗主也好回去。”甄平提议道。


梅长苏想了想,点头了。


这厢众人出了屋子,飞流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少年显然是以为要回去。


“飞流今日就在这里随便玩吧,别跑太远,我们明天再走。”


少年本来就没有尽兴,但也不好赖着不走,这一听梅长苏说不走了,自是高兴异常,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月亮缓缓爬上枝头,月光投在庭院,虽不亮堂,却不影响视物。萧景琰倒真如所说的那般,手握一只小巧的银杯,不时往里填一斟酒,凝望璧月空悬。梅长苏则执一紫砂茶壶,细细品着武夷良茶,双眼放空。就算两人无言静坐,亦不显丝毫寂寥,反让人觉得至交本应若此。


“先生不好奇我为何想到‘真心话大冒险’这个主意?”终是由萧景琰打破了沉默。


“殿下不是说了,想寻个机会促进你我二人相互了解。”梅长苏淡淡道。


“你信?”萧景琰直视梅长苏的眼睛。


“不信。”梅长苏倒也坦然。


“只是不想再一次错过。”萧景琰又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这些年我一直在后悔,后悔当初顾虑太多,没有向小殊表明心迹,白白错过了那么多年,以至于到头来连一个机会都没有了。”


“殿下不必后悔,林少帅与殿下之间的情意没有明说胜似明说,况且这件事本不会影响最终的结局,是否说出口,又有多重要呢?”梅长苏嘴上虽这么说着,实则心里最清楚,林殊何尝不遗憾?可是他又矛盾地有些庆幸,如果关系进一步发展,林殊的故去留在萧景琰心上的伤口,怕是会更深更重。


“先生错了。”岂料萧景琰直接了当地反驳,“就算结局不可逆转,我更看重的是这个过程。就算是只能相守一天,亦比没有要好得多。所以当我明白了对先生的心意,便发誓这一次不再留遗憾,哪怕得到的是拒绝的答案,亦是认真尝试过了的结果。”


“幸而先生对我也是有情,不要反驳,刚才的种种昭然若揭。”


“先生无非顾忌两点。其一,你觉得自己是阴诡谋士,不应待在我的身边,可你又何苦厌弃自己?我萧景琰欣赏的是先生的才情与风度,是先生胸膛里不熄的赤子之心。先生敢说在我面前没有刻意遮掩本心?可是我还是看到了,这就是先生的魅力,所以我希望你可以放过自己。其二,你身体体质弱于常人,恐难长寿,可是寿数又是谁能预测的呢?就算是康健之人,亦躲不过突如其来的天灾人祸。所以不到未来谁也说不准什么。哪怕,哪怕真的无力回天,你真的狠心到离开的时候连一点可以回忆的念想都不留给我吗?”


一声声一段段,说到最后,泪眼婆娑。


震惊,感动,心酸......种种情感呼啸而至,梅长苏怔怔地看着萧景琰,就像他从未认识过他。


他当然知道,萧景琰能说出这样一番话,需要想得多透彻。他也知道,他对梅长苏狠,狠到将他贬得一无是处;他亦对萧景琰狠,狠到去欺瞒,狠到逼得他伤害自己心尖之人而不自知。梅长苏自然有苦衷,有身不由己,但这样也不是唯一的一条路,不是吗?自己真的忍心连一点美好的岁月都不给人留吗?


“天色不早了,苏先生早些歇息吧。”萧景琰终是敛了情绪,起身欲离开,却被一只手抓住了衣角。


“殿下若是愿意的话,留下吧。”梅长苏抬眸,眼里是不曾有过的深情与坚定。


这已经是极大的挽留。


“可以吗?”萧景琰还是担心梅长苏会勉强。


“殿下不是说要同苏某共度良宵,难道转脸就忘了? 


我感觉我大概只能开得动破三轮了




多年以后,萧景琰和梅长苏微服出巡,看到一群孩子在玩那个名为“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萧梅二人相视而笑,显然均被触动了回忆。


“我心里一直有个疑惑,那日你为何不借着这个由头挖出我的秘密,反而问了那些…私密的问题?”梅长苏问道。


“若是我问到那些,你会如实回答吗?”萧景琰反问。


“我…”梅长苏咬住唇,显然他是不会的,但他还是要狡辩一番,“后来我不是主动告诉你了嘛。”


“那要多谢苏先生信赖喽,”萧景琰有模有样鞠了一躬,“我的首要目标是要得麒麟心,至于其他的,循序渐进便是了。若是一下子逼得太狠,照你的性子定是要逃跑的,再找机会可就不容易了。先生以为此计如何?”


“殿下将麒麟心都掳走了,苏某还能怎么办呢?”


唯有以诚心报真情。 


——————————————END——————————————

评论
热度(198)
© 梦韵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