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ME】五次Eduardo想和Mark 分手(+一次他没有 )(+1) 下

心雨:

我…..不会开车 XDDD


(1)   (2)上  (2)下  (3)上  (3)下   (4)上  (4)下  (5)上  (5)下


(+1)上


正文


---------------------------------


(+1)下


“Wardo。”Eduardo听到门铃声以为Sean落下了什么,就不加思索打开了门,却见到三年没有见的Mark,而且还用上了最熟悉的称呼叫自己。


Eduardo以为三年没有见,Mark从前的模样对他来说会很模糊,但却Eduardo一眼就分辨到Mark比以前瘦了。


他瘦了,还是这么不会照顾自己。


不!停止你的想法EduardoSaverin,他的健康与否已经和你再也没有关系,停止你这些无用的担心。


Mark看到Eduardo见到自己后一言不发,心里很慌。


良久,Eduardo终于说话了。


“你应该称呼我Mr.Saverin,Mr.Zuckerberg "Eduardo回复了平静,仿佛被一声暱称动摇的不是自己。


Mark得承认Eduardo对自己恍如陌生人的冷淡还有一声的Mr.Zuckerberg刺痛了他,但他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


“不,我坚持叫你Wardo,你也应该叫我Mark。我这次来是要和你厘清一个股东应有的品行。”


“……What?”一定是风太大,要不然Mark在说什么鬼话。


“作为一个称职的Facebook的股东你不应和花名在外的SeanParker有过多而又过于亲密的来住你应该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而不是邀请他来你家作客并和他勾肩搭背同时你也应该定期出席Facebook的股东大会从而更了解公司未来的发展前景作为Facebook的CEO我非常乐意为你回答一切的提问。”


Mark全开的嘴炮技能令Eduardo一下子懵了。


“说人话。” Eduardo觉得自己的头有些痛。


“不要和Sean联系,找我。”Mark说的时候用上了狗狗眼和委屈的语气。


Eduardo对此早已免疫了,他听完Mark的话气极反笑。


“我为什么要找你,Mark Zuckerberg。如果你说我还是Facebook的股东,那么只要我放售Facebook的股份就可以了。而且你和我的关系早在三年前已经……”


“两、清、了。”Eduardo漠视了自己的心痛,一字一句清楚地告诉Mark他们之间早已没有关系。


“不送了。”Eduardo作势关上大门。


突然,Mark一个闪身用身体挡住了快要关上的大门。


“你!你在干什么!Jesus!Mark你还好吗?”Eduardo被Mark的举动吓坏了,装作冷漠的面具也挂不住了。


但被门夹到的Mark仿佛无事发生一般,用他那对湛蓝色的双眼紧紧看着Eduardo。


“那你为什么还留着那个杯子?”


还在担心Mark伤势的Eduardo一听到“杯子”两个字就整个人怔住了。


“你为什么还留着我们拍拖一百天纪念的那个杯子!”


当Mark看到Sean上传的近况,他将鼠标摔向计算机的屏幕,并快速思考Sean的一百种死法。然而,就在那时,Mark看到照片背景里的某一角里,有那个印有“M"字的马克杯。


他们拍拖一百日纪念的那天,Eduardo送了印有“E"字的杯子给自己,自己就留了"M"字那个。


自Eduardo离开后,Mark就把那个马克杯把它放在办公室,不使用也不许人碰,只是在想Eduardo的时候看着它。


当他得出那个杯子还留在Eduardo家这个结论,他就萌生了一丝希望。会不会,有可能,或者,Eduardo还爱着他?


Mark想立即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看到照片就飞来新加坡找Eduardo的原因。


“因为你还在想着我,还爱着我。”Mark说的时候其实没有底气,他怕听到Eduardo否定的答案,但现在他只能孤注一掷,赌Eduardo心里还有他。


“而我也一样。”Mark一步一步逼近Eduardo,湛蓝色双眼里反映出来的只有Eduardo。


“那只是一个杯子!根本不代表些什么!”不知道是被Mark说中了心事,还是被Mark激得太生气,Eduardo整张脸都红了。他也顾不上什么仪态,在自己住所的门口向着Mark大喊。


“那把还它给我。”Mark仍旧直勾勾地看着Eduardo,灼热的眼神好像要把Eduardo看穿一样。


“What?”


“既然,你不要它,就把它还给我。”


“那是我的!How dare you……我不想再和你说话,请你离开!”Eduardo看起来生气极了,反手指着门口示意Mark快滚。


意外地,Mark没有再说什么就顺从地离开了。


Eduardo大力地把门关上,然后无力地倒坐在地上。


Mark说中了。


自己的确还爱着这个混蛋。


这三年里,Eduardo反复思考了很多次,自己当时因为一时的冲动而做出损害Facebook的行为实在是十分愚蠢。


他有时候在想,如果他当时没有涷结户口,自己和Mark结局会不会有所不同。


可是,没有如果了。


发生的事就是发生了,正如Mark设局踢走自己一样,已经是不能够改变的事实。


即使他知道在Facebook的事件上自己有错,但被自己所爱的人背叛这种感觉实在太令人难以接受了。


他理解Mark想保护Facebook的心,但他始于很难释怀,毕竟他用他的青春这么用力地去爱这一个人。


不是爱过,而是爱着。


他还爱着Mark,但他不知道再怎样去面对这个他了。


就好像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处置那个杯子一样,他不舍得把它弃掉,可是看到它又会想起他和Mark的过往美好的回忆。他只好将它处意放在住所不起眼的一角,等到有一天自,或许己可以忘记它的存在。


这就是他选择新加坡的原因,离Mark最远的地方,重新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在新加坡的日子没有什么不好,只是Eduardo知道自己心中那个人的位置是任何人也填补不到。但他还是尝试努力过日子,毕竟他不想其他关心他的人再为他担心。


但Mark今天的出现打破了Eduardo这三年来努力营造出来的假象。


只要他一出现,Eduardo就好像变回哈佛时期那个懵懵懂懂,眼中只有Mark的自己,瞬间乱了方寸。


不过,经他刚才这么一说,Mark一定不会再找自己。


这样也好, 或许天角一方就是他们彼此最好的结局。Eduardo想。


不知过了多久,门铃响了,Eduardo收拾起心情再去开门。


新加坡现在已经入黑了,Eduardo所住的小区平时会有路灯照亮街道的两旁,但今天没有。不过Eduardo没有留意,他只看到在自己门前的Mark。


Eduardo没有想到Mark并没有离开,他的手上还多了一本素描本。


Eduardo反应过来想再关门,但Mark眼捷手快地用脚卡住了大门。


“你!”Eduardo看到重施故技的Mark,这次少了些担心多了些生气,心里想着为何这个卷毛的反应还是这么快。


眼前这个厚颜无耻的人无视了Eduardo逐客令的眼神,若无其事地翻开了素描本。


「你说不想和我说话,那我就写给你看好了。」


本子白花花的纸上都是Mark的笔迹。


Eduardo反了个白眼,心底里简直服了Mark!但他又想看看Mark会搞出什么花样,所以他不作声看着Mark。


Mark见Eduardo没有再发出逐客令,就又翻了一页。


「这三年来,我想了很多。守护Facebook明明有很多方法,而我却选择了最差、最糟糕和最伤你心的一个方法。」


「我应该一早知道你不会伤害Facebook,就如同你不会伤害我一样。」


Eduardo没有想到Mark会提起这件事,他以为Mark会认为当时的做法并没有错。


「我以为你就算生气也总会原谅我,其实我只是没有看到你流泪,才不知道你有多难过。直到我看到你将我送给你的所有东西全部还给我,我才知道。」


Mark看到Eduardo写的那张“Farewell"的便条,才知识到自己到底有多残忍,是他逼到Eduardo离开他。


「我有想过如果我当时在加州的雨天留住了你,那么我们是否还会一直在一起。可是,一切都过去了。」


原来不止我被过去的回忆困住,Mark也是,Eduardo想。


「在那之后,我看到你在新加坡即使没有了我也生活的很好。我想,不打扰你的生活,或许是我可以能为你做唯一的事。」


「可是,我今天看到那张照片。我见到那个杯子,我就想可能、或许、你在心中的某一角仍然是喜欢我。」


Mark用近乎逼切的眼神看着Eduardo。


「我知道我不应再打扰你的生活,但我还是抱有这样的一个希望。我也知道我没有得到你原谅的资格,但我还是欠你一句对不起。」


「Wardo,I am sorry for everything.」


看到Mark翻到这一页,Eduardo的眼眶红了。


原来,这三年来傻的不止自己。


「And also I love you.」


「Would you be my boyfriend again?」


Mark一翻到这一页,附近的路灯都亮了。Eduardo吓了一跳,四周突如其来的光芒令他有一刻恍神。


定睛一看,他才看到有一句句子在他家的上空不停闪回。


“You light up my life”


此刻,Eduardo的眼眶早已充满了泪水。


「所以你的答应是?」


Mark紧张地翻到最后一页纸,屏息静气等待Eduardo的回答。Mark现在比Facebook上线时还要紧张,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声大都Eduardo都听到了。


Eduardo走向Mark,Eduardo每走一步Mark的心脏就跟着Eduardo的步伐跳。


“Yes,for a thousand times."


Eduardo一如当初答应做Mark男朋友时一样,他缓慢地捧住了Mark的脸,说出Mark最期待的答案。


Mark听到Eduardo的回答时,瞬间当机了。当他回过神来,他已经放下了素描本,捧着Eduardo脸。


用力吻了下去。


他终于找回他的Wardo了。


他们之间或许还有很多的问题要解决,但他们知道问题的答案就在彼此的身上。


一吻结束后,两人相视一笑,一如当年哈佛傻情侣的模样。




 


 


 






彩蛋1


Eduardo答应Mark后,Mark就用迅雷不及耳的速度将Eduardo以公主抱的姿势抱入屋。


还好像十分了解Eduardo住所的位置一样,一下子就到了主人房,然后轻轻地把Eduardo放在床上再紧紧抱住他,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停。”Eduardo无视了Mark的狗狗眼神攻势,在Mark有下一步动作前暂停了Mark。


“你来新加坡有没有通知Chris?”Eduardo心中有太多问题,他要Mark一一回答。


“……没有。”Mark看着怀中的Eduardo用“不许说谎,老实回答”的眼神看着他,Mark只好乖乖回话。


好吧,这个答案也是自己意料之中,Eduardo只好在心中为被Mark搞到想辞职的Chris默哀一分钟。


“还有,你刚刚怎么写了「看」到我在新加坡生活的很好?”Eduardo想起他刚才看到素描本上的句子,问了Mark。


“……”


“我黑了你公司的CCTV还有一些信用卡消费记录。”


“你……”他!就!知!道!刚刚的感动都没了。


"不过我没有黑进你家,我……只有这里的地址和平面设计图。”Mark赶在Eduardo说话前打断了他的话。其实Mark也想黑进来,但Eduardo家没有装CCTV啊!


要是有装,他也不用今天才在Sean的照片看到Eduardo保留的那个杯子,害彼此浪费了这么多时间。


忍住,Eduardo。冲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Eduardo忍住了打爆这个卷毛的冲动。


“还有那个素描本和那个空中闪回,你一早准……”Eduardo的话被Mark用吻封住了。


“Wardo。”


“我们还是将时间花在更有意义的事上吧。”Mark整个人不知什么时间压在Eduardo的身上。


“Mark,你……噢!你慢一点……”


“那里……不可以……”


“Wardo你放松些,你现在太紧了。”


“停下……啊!”


“做得很好,Wardo你太棒了。”


“你快……啊……些……”


“Mark……Mark……“


“我爱你,Wardo。”


“我也爱你,Mark。”


夜还很长。





彩蛋2


“要不是我有次去Edu家看到那个和Mark放在办公室的那个宝贝杯子是一对,而机智的我立马就想到在Edu家拍张自拍让Mark看到。他们两个现在能和好吗?”


Sean计划通✓


即使隔了计算机屏幕里Sean那欠扁的语气也完全传递到Dustin的耳里,害Dustin的手有些痒,想打他。


“是,是,你最聪明。那么聪明的你现在还不是要去避难。”Dustin无好气看了屏幕中的Sean一眼。


“我也不想啊!可Mark那个硅谷醋王也不念是谁帮他和Edu和好,只想到我搭他家Wardo的肩。为了避避风头,我只好先逃亡一下。”Sean很委屈,但Sean不得不说。


“那还真是辛苦你……”


“Dustin。"Dustin一听到Mark的声音,立马关上了自己的手提电脑。


“我走了,你加班。”幸好Mark好像看不到自己和Sean对话,要不然他就不止加班了。


“又加班!我已经连续加了一个月的班啊!”单身狗也是人啊!就算自己不像Mark可以和Eduardo约会,他也想有时间可以砌他的鲑鱼模型啊!


“再说我就上不了这班飞机。我不想让Wardo等,走了。” Dustin的抱怨一贯被Mark无视了。


Eduardo和Mark再次在一起后,Eduardo工作的重心还是放在新加坡上,Mark是有些在意他们之间的物理距离得很远,他当然想天天看到Wardo。


但他学会了尊重Eduardo的想法,Eduardo想在新加坡发展他的事业一定有他自己的考虑。只要Eduardo愿意和他在一起,这些距离也是可以忍受的。


只是有时Mark真的很想他,就算是视讯通话,也好像传递不到自己对他的思念。所以Mark会加班再加班,务求可以挤出假期飞去新加坡和Eduardo约会。


Chirs打趣地说Mark和Eduardo的角色好像和哈佛时掉转了,Mark觉得没有不妥。Eduardo已经为他了付出了太多,现在就由自己为Eduardo付出,Eduardo只要接受他的爱就好,他只希望Eduardo过得好好的。


本要离开的Mark突然停下了脚步。


“对了,如果你有Sean的消息记得通知我,我一定要好、好、报、答、他。”Dustin也很想相信,但Mark说得太咬牙切齿,令整个句话也毫无说服力。


那啥,Sean你还是继续逃命吧。


---------------------------------


完结撒花~


没有想过会写那么长 -.- 但自己的脑洞跪着也要填完


比起相忘江湖,作为ME亲妈更希望他们互相纠缠啊


因为我觉得他们是彼此心结唯一的解答


感谢忍受这小学生文笔看到最后的你~


番外什么的就随缘吧~ 

 
评论
热度(101)
  1. 梦韵伊心雨 转载了此文字
© 梦韵伊|Powered by LOFTER